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红25军在罗山
发布时间:2013-5-20 10:51:32

                                  熊道锋 整理

    长征,一个伟大而神奇的故事!长征,一部雄壮而感人的史诗!
    在上世纪30年代中期,有一支长征出发队伍,就发生在罗山大地,那就是红二十五军。
    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发表讲话时指出:“70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红军进行的震惊世界的长征,实现了中国革命从挫折走向胜利的重大转折,谱写了我们党、军队和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壮丽篇章。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培育的伟大的长征精神,一直是激励我们战胜困难、勇往直前的强大动力和宝贵财富。”
    岁月流转,时代变迁。作为一段历史,长征已渐渐远去,但作为精神丰碑,长征故事将永远熠熠生辉,激励着当代人。在纪念长征胜利77周年之际,笔者撰写此文,旨在讲述红二十五军故事,学习红军意志,弘扬长征精神。
                                                 重新组建红二十五军
    1932年11月19日,鉴于敌人大规模的残酷“清剿”,中共鄂豫皖省委在黄安县檀树岗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将留在根据地各红军主力统一组织起来,重新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独立地坚持鄂豫皖根据地斗争。军长吴焕先,政委王平章,全军7000人。红二十五军的重新组建,振奋了苏区军民的斗志,同时也震惊了敌人。1932年12月12日,蒋介石下令调15个师又1个旅,加上光山的易本应、罗山的丁印昆、商城的顾敬之等反动地方武装计20余万人,对红二十五军进行“驻剿”,务必在1933年1月底以前,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完全肃清”。 鄂豫皖广大军民在省委的领导下,开始了保卫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而斗争的新阶段。
    针对敌人的“进剿”、“驻剿”军事行动,鄂豫皖省委于1932年12月30日召开紧急会议,通过了《鄂豫皖省委临时紧急会议决议案》,省委分析了当时国内外的政治形势,进一步明确了独立坚持斗争的思想,要求鄂豫皖苏区各根据地有相应的斗争策略,打破国民党“进剿”与“驻剿”计划。  
    为了加强党在反“请剿”斗争中的领导,省委决定将鄂东北、豫东南、皖西北等三个道区调整为两个道区。皖西北道区,道委书记郭述申。原属豫东南道区领导的赤南、赤城、固始归皖西北道委领导;鄂东北道区,道委书记郑位三。把豫东南之罗山、光山、潢川、信阳划归鄂东北道委领导。红二十五军一方面寻机歼敌,筹备给养,增补部队,积蓄力量;一方面发动群众,在地方武装配合下,扩大游击斗争范围,恢复和巩固根据地。在根据地军民的配合下,红二十五军执行了正确的斗争方针和策略,积极广泛地开展游击战争,初步打开了鄂豫皖边区根据地的斗争局面。
    1933年3月初,省委决定集中红军主力,寻机歼灭敌人有生力量。根据这个指示,红二十五军两个师采取了集中行动,于3 月5日在光山南区郭家河同敌马腾蚊三十五师展开激战。罗山党组织带领罗山独立团和警卫营及当地群众数千人,在郭家河周围袭击骚扰敌人,筹集物资,支援红军作战。当红军向郭家河敌人发起猛烈进攻时,游击队和群众在郭家河周围山上齐声呐喊助威,敌官兵闻声丧胆,红军士气更加旺盛,无不奋勇杀敌。围歼战接近尾声时,游击队和手持锄头扁担的群众,主动追截少数溃逃的敌人,罗山警卫营堵灭敌军1个连。 同日,为策援郭家河战斗,罗山独立第六师第十六、十七两团和光罗游击队先后袭击了孝、罗交界处的三里城、九里关及铁铺。这些积极行动,都有力地牵制了光罗边区的敌人,使郭家河战斗获得了彻底的胜利。歼敌两个团,毙敌二O七团团长以下100余人,俘敌二O五团团长以下2000余人,缴获山炮1门、迫击炮8门,机枪15挺,长短枪2000余支、战马100余匹。
    为壮大主力红军,省委于4月8日决定:把罗山独立第六师第十六团改编为红二十五军二二一团,罗山县委又抽调游击队重新组建了第十六团。此时,红二十五军全军已达1.2万人。自1933年3月份以来,连续取得了郭家河、潘家河等战斗的胜利,一次次挫败了敌人对光罗中心区的进攻,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罗山等各县地方武装、游击队也在斗争中得到了发展壮大,使主力红军西撤后根据地的斗争形势有所好转。4月19日,蒋介石任命卫立煌为“鄂豫皖边区清剿总指挥”,重新调整部署。两月来敌人苦心经营的“进剿”和划区“驻剿”计划意味着已经失败。
                                      迅速恢复罗山苏区正常工作
    敌“划区清剿”失败后,蒋介石不得不重新调整布署,罗山苏区的形势得到暂时的缓解。趁此机会,各级党组织抓住时机进行着根据地的各项整顿和恢复工作,准备迎接新的斗争任务。
首先积极发动广大军民恢复发展生产,改善群众生活。在敌人严密封锁、极度困难的情况下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在群众中,有组织地发动借贷和互助,调剂生产工具和生活资料,号召共同渡过难关;在敌人进攻时,白天上山坚持斗争,晚上下山生产;各区、乡组织春耕护卫队,以保障春耕生产的顺利进行;为了使红军战士在部队安心工作,动员群众为红军家属代耕,不让土地荒芜;动员群众种植生长周期较短的瓜菜和粗粮作物,以接济生活;指导群众改善藏粮的办法,储备军民的口粮,以防敌人“清剿”。再者,加紧各级苏维埃政权的恢复和建设工作,发挥革命政权在对敌斗争中的作用。红四方面军撤走后,罗山大部分组织和苏维埃政权被破坏,只剩下少数留在深山区。鄂东北道委、罗山县委、罗山四区区委和区苏维埃机关都驻在卡房牛冲一带的大山上。存下了3个乡级政权,即一乡苏卡房,二乡苏胡河,三乡苏牛冲。由于干部缺乏,县级苏维埃政权还未能及时恢复起来。区、乡苏维埃建立以后,在县委的领导下,帮助红军筹集粮食和衣物,为前线服务,各个苏维埃政府在反围剿斗争中起了很大的革命作用。其三,恢复健全党的队伍,提高党的战斗力。县委在恢复党组织和发展党员中,要求必须严格进行审查,坚决地淘汰第四次反“围剿”斗争中自首变节分子,大量吸收在斗争中涌现出来的优秀分子入党。坚定信心,准备反敌人的更残酷“围剿”。其四,扩大红军主力,发展地方武装。红二十五军和红二十八军成立后,罗山独立第六师和罗山警卫营、独立团都先后编入了主力红军。同时,罗山又重新组建了地 方武装,各区、乡都普遍建立了游击队和游击小组。罗山在恢复和巩固根据地方面作出了显著成绩,为以后光、罗苏区保卫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七里坪战役的失败
   主力红军在郭家河、潘家河等战斗的胜利,使鄂豫皖形势虽然有些好转,但敌之“围剿”部队没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形势仍很严峻。然而,省委领导却机械地执行中央王明的“左”倾冒险路线,错误地发动了七里坪战役。
1933年3月10日,党中央给鄂豫皖省委发出了《反四次“围剿”中的错误及目前军事形势任务的军事指令》,要求“改组后的红二十五军当以消灭七里坪的敌人力量和夺取与巩固这个地点为第一任务。”3月15日,中央又给省委发来指示信,首先对省委原采取的正确战略方针提出批评,说:“我们不得不再着重警戒你们现在所采取的飘忽游击战……”。这一战略,引起了鄂豫皖的严重的不安,因为这是一种绝对错误的路线。中央指示的具体和措词之严厉,使省委违心地发动了七里坪战役。4月14日省委根据中共指令,发布了《通告第一0六号》,具体确定了执行“反攻计划”的四项主要任务:“……夺回新集、七里坪、红安县、宣化店、商城、金家寨等一切城市”,收复整片鄂豫皖根据地和扩大根据地,决定集中红军主力“拿下七里坪,争取我们更大的胜利”。5月2日,令红二十五军在豫东南根据地部分武装和红安独立第七师配合下,发功了七里坪战役。罗山独立师、独立团、游击队在七里坪战役期间,主动在四周袭击敌人,配合红军主力作战。广大妇女为红军做衣做鞋;区、乡苏维埃动员群众为红军送粮送物。围攻七里坪的红军战士由于以前多日缺粮,靠吃野菜、树皮充饥,又长期露宿,饥寒交加,疾病蔓延,再加上战斗伤亡和错误的“肃反”,部队减员过半,战斗力很弱,与敌相峙45天,于6月30日夜以失败而撤出阵地。
                                           第五次反“围剿”
    正当鄂豫皖省委组织红二十五军及地方武装实施对七里坪之敌围剿之际,蒋介石已于1933年5月初任命刘镇华为鄂豫皖边区“剿匪”总司令,对鄂豫皖根据地发动了第五次“围剿”。
    参加这次“围剿”的国民党正规军计82个团,约10余万人,另外还有地方反动武装数万人。敌人的“围剿”计划是由东向西,分区“清剿”。这样,光(山)罗(山)黄(安)麻(城)中心根据地首先成为敌人攻击的重点,投入兵力达8个师又4个旅。其具体部署是:第五十八师在罗山南宣化店地区;三十二师在光山、罗山边界地区;六十四、六十五师在光山、潢川、新集地区;四十四师、一O三旅在宣化店、四姑墩以西地区,并担任平汉铁路的护路任务;第十三师在七里坪、华家河地区;第三十师在红安、麻城边界地区。此外,敌人还在皖西布署了4个师另4个旅的兵力。从敌人的兵力部署看,对豫东南根据地欲作重点进攻。
    国民党反动派不但以大量的军事力量包围控制鄂豫皖地区,而且进一步强化地方反动政权,编练保安团队,强迫群众插白旗。在经济上,实行焦土策略,竭力破坏根据地的秋收,大肆移民,烧毁根据地的稻谷和房屋。在短短的时间内,罗山西部、南部一些苏区成为一片荒野。同时,敌还加强对食物、军用物资、药材等类物品的控制,严禁这些物品输入苏区。敌人企图用经济封锁手段,把根据地军民困死,然后一举把鄂豫皖根据地革命力量彻底摧毁。
    红二十五军从七里坪撤出战斗后,与从皖西北转战过来的红八十二师会合。恰好省委派往上海向中央请示工作的邵达夫返回,带来中央给鄂豫皖省委的指示。省委遂于7月1日至2日在新集南的太平寨召开了第二次扩大会议,同时召开了鄂东北道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会上再次口头传达了党中央1933年3月 5日《给鄂豫皖省委的信》,又通过《通告一0八号》和《省委第二次扩大会议议案》。由于王明单纯内线防御路线的严重干扰,导致了省委斗争方针和策略的两次失误,把消极的内线防御和保护根据地中心区作为基本方针。
1933年7月17日,敌人开始对鄂豫皖根据地进行第五次“国剿”。刘镇华由潢川赶到新集,亲自指挥对罗(山)光(山)麻(城)红(安)中心区根据地的进攻。敌人实行分进合击,妄图一举消灭红军。18日,敌占领光山县南部的双山门,逼进鄂豫皖省委驻地太平寨。19日,敌人又攻占了郭家河、观音寨。在这种危急形势下,罗山独立第六师根据指示从正面向敌人阻击,红二十五军也根据省委指示从麻城赶回抵抗,力图保卫罗(山)光(山)麻(城)红(安)中心区。21日至23日,红军分别在凌碎石和光宇山给敌以重创。战后,红二十五军又转移到麻城县北董家畈地区。不久,红军到两路口以东和以西地区筹粮,由于这一带人烟稀少,粮食奇缺,指战员们经常挨饿,再加上连日露宿高山,病者日多。在省委“与土地共存亡”的错误口号下,红二十五军只好饿着肚子再回到中心区,在苏区的一片废墟上兜圈子,食宿条件十分艰难。
    8月中旬,刘镇华以4个师的兵力再次向红二十五军合围。22日,红二十五军在大小斛山与敌十三师两个团相遇,激战至下午,敌十三师驻七里坪1个团绕至红二十五军侧后进攻,红二十五军指战员虽经英勇奋战,但因长期病饿交加,身体虚弱,没有力量击退敌人的猛烈进攻,因而全军趁黄昏急忙撤出战斗,向太平寨转移。之后,转移到皖西北根据地休整。
    红二十五军转战皖西以后,罗山独立第六师第十六团、罗山区乡游击队、便衣队在县委领导下,积极活动于天台山一带,打击和骚扰敌人,发动罗、光中心区的群众,利用各种方式反抗国民党第五次“围剿”。 9月15日,卡房地区各游击队、便衣队在高山岗会议之后一致行动,打掉了敌人在居畈设立的“办事处”。
    从1933年5月至10月这段时间里,由于“左”倾冒险主义军事路线的干扰,致使红军的力量遭到严重损失。根据地内物力、财力都将枯竭。广大群众没有衣穿、没有粮食吃、没有房子住。罗(山)光(山)地方武装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打击敌人,靠从敌人手中夺取解决了部分物资。但由于根据地元气大伤,形势仍十分困难。
                                             壮大罗山便衣队
    第五次反“围剿”初期的失利,促使鄂豫皖省委坐下来研究总结经验教训,重新考虑新的斗争方针。1933年10月10日,省委在红安紫云寨召开了第三次扩大会议。会上,全面地总结了前段工作。省委对罗山独立第六师第十六团和红安独立第七师十九团跳出根据地外线游击,对敌采取“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方针,牵住敌人使之日夜疲于奔命,然后寻机打击薄弱之敌,从而取得胜利的作法,给予了充分地肯定,较客观地分析了敌我形势,重新制定了符合实际的斗争方针,对第五次反“围剿”斗争胜利起着重要的作用。
    12月初,蒋介石调整部署,把驻扎在黄安的第十三师调往江西,在豫鄂边区还留下4个师。红二十五军在省委新的斗争指导下,利用敌人兵力减少和分布较散,联系不便的时机,迂回转战,开展游击战争。12月4日,红二十五军从天台山长驱北上,袭击了罗南宣化店民团。敌人没有准备,仓惶应战,一击即溃;接着向东发展,在杨泗寨打油尖一带宣传发动群众,组织和武装群众。12月下旬,再次向北游击,以灵活的战术、神速的动作、出其不意地接连打下罗山县的定远店、周党畈和光山的南向店,消灭民团数股,击溃敌三十二师一部,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其它物资。仅周党畈战斗,就消灭易本应民团1个中队,缴获步枪140多支、手榴弹 100多枚、自动机枪3挺以及大批面粉、食盐等。
    红二十五军在光罗地区的活动,证明省委制订外线进攻的新斗争方针符合实际情况,并取得显著的成绩。为了及时总结推广这一经验,省委于1934年1月2日发布了《一00号通告》 。《通告》指出今后具体任务是:“红军主力要有计划地打击和消灭敌人”;要求各地党组织在深入发动群众的基础上,扩大红军队伍,吸收“白旗下”的群众参加红军;对这一段工作中应执行一系列的政策,“通告”也作了明文规定,指出:要注意执行区别对待反动力量的政策,开展统一战线工作,要加强对民团和白色士兵的宣传和策反工作,对哗变或俘虏过来的国民党官兵和民团、义勇队,要实行正确的政策;对于富农的土地、粮食,只能征收不能没收。省委《一00号通告》,对发展便衣队、扩大红军、开展白区白旗下的工作等,都作了详细部署,指明了发展方向和前途,提出了明确要求。省委主动纠正过去一些“左”的作法,使苏区广大群众深受鼓舞。
    在省委新的斗争方针指导下,罗山县委积极恢复和重建了各区、乡游击队。1934年l月初,被敌人冲散了的罗山独立第六师第十六团又重新组编为罗山县西路军。1月中旬,罗山西路军配合红二十五军给予长期盘踞在光、罗边界的反动武装易本应部多次打击之后,转移到定远以西的大、小鸡笼山一带活动。1月15日 ,红二十五军在罗山四区仰天窝发动群众,镇压反动民团时,敌十二师、四十四师共3个团的兵力分三路突然向红军驻地仰天窝发动猛烈进攻。罗山西路军闻讯后及时从鸡笼山赶来增援。在罗山四路军支援下,红二十五军果断地选定了敌军的薄弱环节,乘天黑突围转移,然后在老君山以南和宣化店附近等地连日与敌苦战。21日,敌又以4个团的兵力向红二十五军合围,红二十五军转移到仰天窝以北直插敌人兵力比较薄弱的罗山与孝感交界处活动。23日,红二十五军攻入铁铺;24日,再次攻占铁铺西南的三里城、大新店;25日占领双桥镇,沿途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
   此后,红二十五军在罗山南部、光山西南部地区,西起三里城、五里店,东到浒湾、泼皮河之间往返回旋,时而集中作战,时而分散 隐蔽,时而乔装智取,时而远程奔袭,曾先后打开浒湾、杨家店、周 党畈等几处民团据点,并数次袭击南向店、晏家河、歼敌第三十二师l个连及易本应的3个民团中队。
随着游击斗争深入开展,罗、陂、孝各地武装也配合红二十五军在罗南活动。2月中旬,陂孝北游击队打跨了罗山西南跳家畈民团后,继而转移到罗山南部,消灭了郑九皋民团,烧毁了铁铺王家祠堂碉堡,缴获长短枪27支、子弹460多发。
    自省委转变斗争方针以来,红二十五军配合地方党组织从游击队、地方干部中抽调部分骨干力量到乡村发展便衣队。1934年2月,红二十五军向罗山西南地区派出三个便衣队开辟新区,鄂东北道委也派了一个便衣队到罗山香炉寺一带活动。这些便衣队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他们不断出击,打击、袭扰敌人,消灭民团,为党和红军提供了许多军事情报,成为鄂豫皖根据地武装斗争中的一支重要力量。罗山定远牢山民团勾结国民党军队准备搜剿牢山便衣队。便衣队获得情报后,先发制人,在国民党军队未到之前,活捉了牢山民团团长,将其处死在周党畈集上,敌人联络中断,“搜剿”计划破产。受到省委《一一0号通告》表扬。
    省委斗争方针转变后,县委及便衣队注意抓了重新建党的工作,秘密发展党员,收集流散的红军战士和伤病员,改造保甲政权,分化瓦解敌军,保护红军家属,帮助群众解决困难,使群众增强了斗争信心。特别是争取国民党地方开明人士的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宣化店郑家湾绅士郑本顺、石家湾的石祥心、施家湾的施启仪都先后与罗山县委建立了关系。他们向县委提供情报,代购医药、子弹和粮食。
    对反动的首恶分子,县委带领便衣队予以打击。敌在莲花寺修碉堡,保长董光耀带着民团团丁向群众派款。宜化店便衣队埋伏在路口,打死团丁 10人,缴枪1支,其余的团丁狼狈逃窜。东河地主何钧恕从杜家寨带了一个班的团丁去李家楼收租。便衣队埋伏在姚岗,打死团丁5人,其余的都逃回杜家寨。
便衣队的发展,使形势逐渐好转,党组织和地方武装也逐步恢复和加强。 1933年冬,鉴于原罗山县委书记叶启文调入主力红军任团政委,道委决定由宣化店区委书记章家胜担任县委书记。同时成立了教导队,下辖3个分队,共80多人。活动于卡房、宣化店、仙居等地及大、小鸡笼山、金牛城一带,与罗陂孝特委领导的便衣队保持联系。
便衣队是在艰苦的条件下建立的,在斗争中成长和发展的,它不仅成为红军的主要后备力量,而且在坚持根据地斗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积极开展彭新店、杨家店斗争
    红二十五军离开光、罗地区,跳出外线转战皖西后,由于执行了新的斗争方针,在皖西也取得了胜利。1933年10月2日,红二十五军离开皖西向光(山)麻(城)地区转移,越过黄(安)麻(城)公路时,由于受到敌人阻截,一部分到了光、麻地区,未越过公路的部队转回皖西地区。10月上旬,中共皖西北道委根据省委指示将红二十五军未过路的部队整编为八十四师,并与八十二师合编为红二十八军,徐海东任军长、郭述申任政委。全军2200余人。
    由于红二十五军和红二十八军在光、罗中心区和赤南中心区反“围剿”斗争不断取得胜利,使敌人企图在短期内消灭鄂豫皖红军的计划遭到失败。蒋介石为彻底“剿共”,于1934年2月调整了鄂豫皖“剿共”指挥机构,重新布署兵力。他亲自担任鄂豫皖三省“剿共”总司令,任命张学良为副总司令。把东北 9个师从华北调到鄂豫皖地区,加上刘镇华部十六师4个旅的兵力,共80多个团。
    省委针对敌人新的部署,号召各级党组织做好坚持反第五次“围剿”新进攻的准备。3月中旬,省委收到中共中央于1934年2月5日批准中央军委《关于鄂豫皖苏区战争经验的研究及今后作战的建议》,建议主张鄂豫皖红军“在适宜的时候就实行战略退却,可以从罗山地带返到豫南的桐柏,目的是在鄂豫边的新集、桐柏、和杏、唐县镇、厉山建立新区……”。建议还表扬了罗山十六团等地方武装“坚持灵活多变、外线游击”的作法。4月10日,省委召开会议,对建议进行讨论,认为建议中所指寻求新区域问题,首先是以接近鄂东北找地点较好;其次,是接近皖西北找地点。决定以光(山)罗(山)息(县)交界地带为新区域目标。
    1934年5月,省委对鄂东北道委发出指示信,对地方党组织在红军进行游击战争、开辟边沿地区期间的工作任务作了具体指示,要求巩固光罗、光麻两块苏区,联系东西两阵地,扩大游击区域,为恢复整个苏区,完全粉碎敌人新的进攻与第五次“围剿”而斗争。
    6月1日,省委召开了第八次常委会,两次讨论了发展罗、光苏区,开辟新的游击根据地问题,决定“在光、罗北部(进行)最高度的军事行动。”6月2日,红二十五军之一部于光山县大竹园击溃敌四十四师1个旅后,向罗(山)光(山)北部进发。当进到茅草尖一带时,国民党驻宣化店、 禹王城一带的四十四师一三二旅3个团向茅草尖逼进。6月3日,红二十五军在茅草尖附近与宣化店出动之敌1个团遭遇,歼敌一部,然后北上,直插罗山、信阳之间。6月6日,红二十五军一部在罗山县青山店击溃青山民团一部。同日,红军挺进信阳县闵家岗,在中山铺与国民党激战半日,给敌以惨重打击,同时,还占领罗山县楠杆铺,截断了信(阳)潢(川)公路,继而进占信阳县五里店,歼灭驻五里店的信阳保安大队,并就地发动群众进行分粮、分盐活动。
    6月7日,红二十五军又南抵罗山彭新店与国民党刚到彭新店宿营的机动游击部队四十四师一三二旅两个团相遇。红军抢占有利地形,先敌开火,分东、西两面向敌驻地勇猛夹击。正在做饭、抢东西的国民党军措手不及,弃枪向南逃跑。红军一气追至彭新店以南的九龙河,抄敌后路,猛烈攻击,击溃全部敌人。敌两个营缴械投降,余者溃逃。战后,当地群众烧茶送水,热烈欢迎红军,并为红军搬运胜利品,请求红军长期住下,以协助打霸、分粮斗争。当日,红军宿营在彭新店南的山林中。
    6月8日,红二十五军由罗山彭新店过九龙河东向杨店进发。在彭新店被红军击溃之敌已先到达杨家店集中编为4个营,企图运送伤员南窜宣化店。敌军在杨店、胡洼、桃湾、黄湾、南洼、黑洼一带村庄抢掠群众东西、打鸡杀猪。黑洼的桃李园聚集了不少打桃摘李的敌兵。杨店便衣队发现情况后,一边布置在鳖嘴、新庄一带山岭上监视敌人,一边派人向红二十五军报告情况。红二十五军闻迅后,立即投入战斗。杨店便衣队分成四个战斗小组,分别为红二十五军带路,直奔鳖嘴、新庄山岭,居高临下,乘敌不备,突然分路猛击。国民党军队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乱作一团。红军和杨店的游击队四面围歼,使敌无法逃脱,仅在黑洼一块大田里就毙敌百余,血流沟畦。战斗进行了3个小时,歼敌4个营,俘敌200余人,夺获了全部辎重。战后,红军还为杨店便衣队配备了一批枪支弹药。便衣队编了一个顺口溜歌颂这次战斗的胜利:“主力红军到,群众哈哈笑,四十四师没跑掉,又送子弹又送炮,还问要不要。”
    红二十五军在罗山活动时,罗山各级地方武装积极配合主力红军的军事行动,传递情报,不断出击,牵制和袭击敌人,为红军作战创造良好战机。5月26日,罗山西路军和罗山教导大队在罗山何家冲东南击溃了丁昆民团两个中队,活捉了罗山县民团团总丁印昆,为罗山人民除了一大害,并缴获步枪100余支、手枪8支。
    罗山区、乡游击队、便衣队,不仅担负了武装镇压反动势力的任务,而且担负了组织发动群众、为红军筹集供应所需军用物资。
    红二十五军在杨店与敌四十四师一部战斗时,罗山西路军在涩港店与国民党四十四师之另一部及东北军一○五师之一部激战,击溃了全部来犯之敌。敌四十四师师长受伤逃走。西路军夺得枪支弹药及其它大批军用物资。
    罗山各地群众,对红军在罗山境内活动给予了大力支援。红军到中山铺、五里店、闵家岗、楠杆铺、高店、北渡淮河入正阳、息县边境活动时,罗山地下党组织群众烧茶送水、筹粮筹款、筹鞋袜、传递情报、慰问红军,保证了红军的战斗胜利。红军经过罗山高店时,许多青年踊跃参军,仅高店的湖南、后于湾、岑湾等几个村庄,就有32个青年自愿参加了红军。
    红二十五军在省委的领导下,自5月上旬到6月中旬,转战豫东南、光罗边、罗信边、罗息边界地区,在罗山各地武装配合下,一路攻克山寨,接连歼灭了许多股国民党地方武装及反动民团,取得了凌云寺、彭新店、杨店等重大战斗的胜利,共歼灭国民党二十五路军两个团、四十四师及刘镇华部3个团,击溃了光山易本印、罗山丁印昆等大股地方民团,使边沿地区形势大为好转,为开辟边沿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开辟朱堂店根据地
    红二十五军在开辟边沿地区的行动中,发现罗(山)息(县)边界地区的地势平坦,红军行动不便,遂决定放弃开辟光、罗、息边界地区的计划,确定在罗山县西南之罗(山)、(黄)陂、孝(感)边界地区开辟以朱堂店、铁铺为中心的山区地带为游击根据地。
    6月中旬,正当红二十五军在朱堂、铁卜一带准备恢复和开展工作之时,国民党又以四十四师一三○旅、三十二师九十四旅及一○五师一部,从罗山杨家店地区分南、东、北三路向罗山铁铺一带进逼,企图将红军向西压迫,消灭于平汉附近。省委根据这一严重形势,及时率红军南下直插到孝感县会亭河、蔡店一带敌占区活动,牵敌南下后,于6月中旬红军转而北上,在杨平口等地打击花园、曾店之敌,又迂回到光山。6月28日,红军于光山南大河歼敌一○五师1个连。不久,敌将四十四师大部调往鄂西北老河口一带。这样,罗陂孝地区的形势就有所好转。所以省委便率红二十五军又回到朱堂、铁铺一带进行恢复和开辟工作。
    红军在开辟和恢复根据地的工作中,首先派出了大量的工作队,深入村庄组织发动群众,很快在朱堂店地区建立一个区政权和几个乡政权,恢复开辟了南北长60公里,东西宽40余里的小块根据地。在根据地内,恢复和发展了农会、妇女会、少先队、儿童团等群众组织,每个乡还都成立了宣传队,朱堂乡苏区建立了30余人带枪的游击队,铁铺乡苏区建立了30余人的警卫队,除此之外,还有若干便衣队。
    在红军和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进行了打土豪、分田地、杀敌人的斗争。先后歼灭了熊西楼民团、肖畈民团等反动武装,推动了群众武装斗争的开展。6月下旬,朱堂乡苏区在陈上楼召开千人大会,公审镇压了反动保长翟新裕、土豪熊少一,当场分粮、分衣物给穷人。同时,铁卜乡苏维埃在铁铺街也召开了群众大会,红军代表和苏维埃干部登台演讲,群情激奋。根据地最大的一次会议是在朱堂乡杜嘴村稻场里召开的,会上镇压了各地提来的反动豪绅20余人。根据地土改是6月中旬至7月初进行的,土地分配原则与红四方面军时期大同小异。贫农分好田,富农分差田,军属给照顾。分田的办法,首先是以村为单位,统计人数田亩,按人口平均分配,然后经土地委员、工会代表、农会代表组成的评议小组进行评议,最后定块插标。同时还动员青年积极参加红军。这期间,仅朱堂乡就有160余人参加了红军。
    在朱堂店根据地的开辟与创建中,红二十五军还根据省委指示和军政治部的决定,在朱堂店地区进行集中整训。整训工作从6月底到8月初进行了40天,使全军干部战士在政治、军事素质上都有很大的提高。
                                                 长 岭 岗 大 捷
    红二十五军在朱堂店地区开辟根据地和进行整训时,国民党加紧了“围剿”步伐。1934年6月下旬,张学良制订了一个从7月1日到10月10日的“三个月清剿”计划,调遣15个师和3个独立旅、共70多个团的兵力,向红二十五军进攻,其方针是一面划区驻剿,一面无限制地用“竭泽而渔之方,作一网打尽之图”。罗山南部、光山西部是我军驻地,敌三十二独立五旅布置这一带为“第五驻剿区”。
    7月初,敌“三个月清剿”部署就绪,开始向红二十五军“清剿”。7月12日,敌东北一一七师、一一五师协同护路队第一○五师一部,从东、西两面向朱堂店根据地进犯。红二十五军本着避实击虚的战术原则,避敌锋芒,掌握主动,由朱堂地区向东南方杨店之白牙山一带转移。7月16日,国民党第一一七师向白牙山进逼,第一○八师进至姚家畈一带,企图阻止红军南下。红二十五军决定转移到杨店殷家冲、铁铺何家冲一带,因而留红七十五师二二先遣分队,占领何家冲西北之山寨,以保障向何家冲转移;红军主力遂东进殷家冲。这时,南下之敌一一五师亦到达殷家冲西北的长岭岗一带。其部署是:师部是长岭岗之殷家湾;六四三团在长岭岗西端药鸡沟地区,以一个营占领药鸡沟西南高地;六四四团一一二营占据长岭岗西端;第三营布置在富栗坡东北高地。
    7月17日清晨,红军从殷家冲出发,向何家冲方向转移。到达长岭岗南侧高地药鸡沟对面山上时,发现敌人架着三门迫击炮向西盲目射击,其余敌人有的挤在账蓬里,有的散乱在山坡上,戒备甚是疏忽,而红军所处的位置极为有利,敌所占长岭岗是座孤岭,难以展开抵抗。所以红军决定出其不意歼灭该敌。即令:红二二四团第一营攻击药鸡沟以西之排哨,消灭该敌后,继续向西猛击; 红二二四团第二、三营攻击药鸡沟以南敌之连哨,消灭该敌后,即向长岭岗至药沟之间敌六四三团(欠一营)实施拦腰突击; 红七十四师(欠一营)待二二四团摧毁敌警戒阵地后,即加入战斗,协助该团向纵深进攻,打击长岭岗一带敌人。
    上午9时许,红二二四团第一营首先以迅猛的动作,将敌排哨消灭,又乘势将敌六四三团第一营打垮。与此同时,红二十五军二二四团第二、三营将敌连哨消灭。敌六四三团二一三营急忙向药鸡沟以西增援,不意红二二四团第二、三营猛向其侧翼实施突击。此时,罗山西路军和杨店便衣队赶来占领长岭岗以北高地,配合主力作战。红军从药西沟、桃园、天田三个方向向敌夹击。在红军猛烈地冲击和有力的政治攻势下,敌六四三团队形顿时混乱,士兵纷纷夺路而逃。红军猛打猛追,直捣敌师部。敌师长见势不妙,忙令第六四四团派两个营占领长岭岗西端阵地,企图阻止红军追击。但在六四三团溃兵回窜和红军的冲击下,这两个营无法前时,只得仓惶地在其师部附近就地抵抗,掩护师部及六四三团残部向东北方向逃窜。这时红七十四师两个营也投入战斗,向敌猛烈冲击,敌六四四团两个营匆忙后撤。于是红军5个营集中力量,乘胜追击。敌顺岭东窜至富栗坡东黑石包,前面悬崖无路,只得缴械投降,敌师长姚东藩带残敌逃向倒座湾。
    战斗历时3个小时,到中午胜利结束。红军将敌人全部击溃,歼敌东北军一一五师5个营、俘敌4000余人,缴获迫击炮3门、轻机枪120余挺、长短枪800余支以及其它军用物资。
    下午,红军在长岭岗八斗冲召开了释放俘虏大会。吴焕先政委向俘虏讲了话,对俘虏中愿意当红军的表示欢迎,愿意回家的每人发两元路费。因为在打扫战场时,按规定群众拾交枪1支,奖银元1块。在给俘虏发路费时,红军所剩银元不够,便当场向红军战士借。战士们立即把自己珍藏的少量银元拿出来,俘虏为之感动,有100多名已领路费的俘虏交还路费,报名参加红军。吴焕先政委亲自与留下的东北军士兵谈话,进行教育。数十名经过教育的东北军士兵分别编入连队,担任机枪教官。
    长岭岗战斗的胜利,是军民团结奋战的胜利。战斗开始时,罗山杨店便衣队组织附近的群众到阵地,给红二十五军指战员送水解渴;战斗结束后,群众到阵地帮助红军拣枪支弹药。仅群众拣回的枪支就堆满一稻场。
    由于东北军在长岭岗战斗中遭到惨败,张学良便把一一五师残部调孝感休整,师长姚东藩被撤职。战后,红二十五军即以朱堂店和铁卜为中心的罗南地区活动。罗山各级党组织利用长岭岗大捷的形势,广泛发动群众,使群众工作和地方武装得到了发展。
                                         何家冲会议及红二十五军出发长征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军民的斗争,一直受到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当红二十五军转战鄂东北和皖西北处于艰苦的斗争阶段的时候,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派程子华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工作。
    1934年6月,程子华携带着中共中央文件和周恩来的指示,离开瑞金,绕道千里,于9月到达罗山杨店殷家湾与鄂东北道委会面,道委即派人去皖西送信。11月4日,省委率红二十五军来到光、罗边区。11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在光山县花山寨举行第十四次常委会,对红二十五军战略转移问题进行了认真讨论。会上,程子华传达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的指示精神。周恩来深刻地分析了鄂豫皖边区客观形势,分析了红军转移的有利方面;指出要保存红军必须进行战略转移,红军主力转移了,就能吸引敌人大批主力,减轻鄂豫皖根据地的压力,留下的部分武装就能长期坚持斗争,保存老根据地。会议根据中共中央和周恩来同志的指示精神,一致同意红二十五军进行战略转移,以谋求更大的发展。于是决定:第一,省委立即率红二十五军进行转移,为发展红军和创建新根据地而斗争;第二,以平汉铁路以西鄂豫边界的桐柏山区、豫西伏牛山区为初步目标;第三,为宣传党的抗日主张,扩大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行动中部队对外称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第四,留一部分红军武装再组织红二十八军,继续坚持鄂豫边区的武装斗争。会议还讨论了部队整编问题,经研究,省委决定由中央派来的程子华担任红二十五军军长,并据徐海东的请求自己改任副军长,吴焕先仍任政治委员,戴季英为政治部主任。
    花山寨会议后,省委将罗山西路军补入红二十五军,然后西移到罗山县殷家湾、何家冲一带。为了争取迅速实行战略转移,出发前省委在何家冲又召开了会议,具体地讨论了红二十五军的战略转移路线,和红二十五军走后鄂豫皖根据地的党政军建设。会议决定:一、部队进行整编,撤销师一级建制,军直属二二三团、二二四团、二二五团和手枪团及军部直属队,全军2900余人。司令为程子华、副司令徐海东。二、留红二十五军手枪团一个分队,原红七十四师两个连及皖西红八十二师两个营和各地武装编约2000人,归高敬亭(鄂豫皖省委常委、皖西北道委书记)领导,并致信高敬亭,说明花山寨会议的决定,责成其组织鄂豫皖边区党的新的领导机构。再次组建红二十八军,继续坚持鄂豫皖边区的武装斗争。三、省委率红二十五军西征,目标是到达伏牛山区创立新苏区。
    省委还根据中共中央1934年7月26日《关于红军北上抗日的通知》精神,拟出了出发宣言,内容如下: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出发宣言
    本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奉了我中央苏维埃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出发抗日。现当出发之时,特向全中国群众发表这个宣言。
    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我东北三省已经几年了,今年日本帝国主义更大伸强盗的血手,进占我整个华北和内蒙,并从南方进攻我福建。卖国的国民党,不仅没有出一个兵花去一个钱抗日,并且法西斯蒂蒋介石所领导的南京政府,已经与满洲国通了邮通了车,减低了日贷的进口税,使整个中国都成为日本的市场,把北方几个主要铁路的权力交给了日本去了。另一方面,国民党蒋介石、张学良把北方军队统统调到南方进攻真正抗日的红军和群众,为帝国主主义瓜分中国清除通路。
    中国工农红军虽处在反对五次“围剿”保卫苏区的严重任务之下,但为不能坐视国民党将中国出卖给日本。特调动一部分队伍组织北上抗日先遣队,领导并组织群众去打日本帝国主义,收回华北天地。
    我红军北上抗日第一先遣队前几日由福建出发北上,日本帝国主义走狗蒋介石随即调动他的军队阻拦红军抗日第一先遣队北上。本军现在开始出发,卖国的国民党一定调动他的队伍阻拦我们,本军当然要沿途扫除国民党的阻拦。
    我们号召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人,不分政治倾向,来进行如下之反日工作:
    一、欢迎广大的群众武装起来,或者参加本军或者组织抗日义勇军、抗日游击队同我们一路去打日本帝国主义。
    二、国民党任何部队执行三个条件——停止进攻苏区和红军,武装群众抗日,群众言论结社之自由——欢迎与我们订立抗日作战协定和我们一路去打日本。
    三、动员一切海陆空军和日本帝国主义作战,不许一兵一卒一个飞机留在一方屠杀压迫本国群众和进攻苏区。
    四、以兵工厂和军器库的一切武装以及还在制造和从外国买来之武器来武装全体群众去打击日本帝国主义。
    五、解决抗日战争军费的具体办法:(一)没收日本帝国主义的一切财产和商品;(二)停付日债一切本息;(三)没收一切卖国贼的财产;(四)实行财产累进所得税;(五)在国内人民和国外华侨以及一切同情中国劳苦群众民族解放斗争的人们中进行广大的募捐运动。(六)动员广大群众组织抗日会,组织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进行一切反日反帝的工作。
    《宣言》指出了民族危机的深重,揭露了蒋介石的卖国罪行,宣布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和红军北上抗日的义举,号召全国同胞不分政治倾向,团结起来,一致抗日。
    全军进行了政治动员。宣讲北上抗日的意义和战略转移的重要性,结合当时的斗争形势,提出“创造新苏区”的战斗口号。部队实行轻装,减少马匹和挑担,对少数不能随军行动的伤病员都做了妥善安排。每人准备三天干粮,两双草鞋。同时,省委还就近召集鄂东北地区党组织的一些负责同志部署安排了走后的工作。到11月15日,完成了转移的一切准备工作。
    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在中共鄂豫皖省委率领下,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从罗山县何家冲出发向西挺进。出发前,省委发布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先遣队出发宣言》。17日,二十五军在罗山县朱堂店以南击退敌“追剿队”第五支队,当晚在信阳城南东双河与柳林之间越过平汉铁路,迈出战略转移的第一步,开始了千里长征。从此,罗山又进入了艰苦的三年游击战争时期。
    红二十五军在省委领导下,在极其险恶、极端困难的形势下,两年来独立地坚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斗争,大量地歼灭了敌人正规部队和地方武装,扩大了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有力地配合了全国革命武装斗争,使红四方面军西征后武装斗争旗帜在大别山区继续飘扬,为后来红二十八军继续坚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三年游击战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