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民族宗教
我国宗教的基本特征
发布时间:2012-5-14 8:19:34

           江  力

    一、宗教的本质、种类和中国宗教
    何为宗教?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对宗教的本质作了精准的阐述:“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的力量的形式。”
    宗教起源。宗教是在人类认识世界的漫长过程中,随着人类思维能力逐步提高而产生的。当人有了自我意识,并能把自然作为一种异已力量,在支配着人本身和人周围的一切事物,因而产生了最初的宗教观念。
    宗教与政治。宗教既是观念性上层建筑,又是体制性上层建筑,既可作为思想观念去影响群众,又可作为社会组织去统辖群众,从而容易为社会政治斗争的各方利用。
宗教与迷信。宗教与迷信都是以有神论作为它们的思想基础,相信和崇拜神灵或超自然力量,这是它们的共同点。但它们又有着明显的区别。宗教是一种特定形式的思想信仰,是一种世界观,还是一种一定形态的文化现象。同时,还是同一思想信仰的人们构成一种社会实体。
    迷信是从有神论观念派生出来的,但不是宗教。在我国,封建迷信主要是指那些神汉、巫婆和迷信职业者利用巫术,进行装神弄鬼,妖言惑众,骗钱害人的活动。我国真正信仰宗教的人并不多,但相信鬼神和命运的不少。因此,不能把信鬼神都看成是“宗教信徒”。
    二、世界上影响最大的几种宗教
    天主教:也叫罗马公教或加特力教,加特力是拉丁语的“公”的意思。天主是16世纪耶稣会传教士进入中国传教后,借用中国原有名称对所信之神的译称,故把该宗教定名为“天主教”。该教信奉上帝为唯一神,上帝之子为耶稣,即基督,认为人类的救世主。即梵蒂冈为该教政治中心,教皇为政治首领。
    基督教:中国称为基督教或耶稣教的是指16世纪欧洲宗教改革(德国牧师马丁·路德发起)运动中脱离天主教而形成的各个新宗派,以此从这些宗教中不断分化出来的众多宗派的统称。中国学术界称之为新教。新教与天主教、东正教并列为基督教的三大派别之一。
    伊斯兰教:伊斯兰是阿拉伯语“顺从”的意思,顺从安拉旨意的人,即“顺从者”叫“穆斯林”,这是伊斯兰教徒的统称。伊斯兰教是信奉安拉为唯一之神的一种神教,认为除了安拉再没有神,反对信多神、拜偶像。公元610年,由阿拉伯人穆罕默德创传于阿拉伯半岛的麦加。
    佛教:佛教产生于公元前6—5世纪的古印度(与孔子大致同时代)。创始人叫乔达摩·悉达多,20多岁以一个王子的身份出家成道后,被尊称“佛陀”,意为觉悟者,简称“佛”,所传宗教被称为“佛教”。佛教传入中国大体在公元前后两汉之际。主要有汉传、藏传和南传佛教三大派别。
    道教:道教正式创立于东汉末年,其标志是太平道和五斗米道的出现。因是国产的,其信仰内容具有我国的历史性与民族性的特点。道教由于中国体制的自闭性,讲求实用性,不注重输出,基本上没有走出国门。实际上儒释道互相渗透,融为一体了。其教祖是老子。
    三、宗教服从于国家政权
    我国历史上长期形成了国家政权高于各种政治和社会势力的基本政治格局,并成为传统。在这样的格局下,宗教服从于国家政权,为国家政权服务,同时接受政府的管理。中国历史上没有教皇或教宗,没有宗教首领凭借宗教势力和影响可以与皇权分庭抗礼或平起平坐,更不可能高于皇权。如果某种宗教的势力膨胀到威胁国家政权社会基础的地步,就会受到削弱和打击。东晋时佛教高僧道安就认识到,“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在我国局部地区如在西藏实行过政教合一制度,宗教首领拥有名义上的很大权力,但是到中央政府面前还得服从,而且这种权力本身也必须由中央政府授予或承认。在一些国家,穆斯林面临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在非教权的政治环境中,如何认识与处理宗教与皇权的关系。中国伊斯兰教教义认为,“人生在世,有三大正事”,就是“忠主”、“顺君”、“孝亲”,要把这个问题较好解决。历史上中国宗教内部也没有形成如同西方天主教那样大范围、高度统一的组织体系,内部的联系大多比较松散,各地拥有较大自主权利。当然,历史上也有农民起义利用宗教来推翻或威胁封建政权,如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元末和明朝时期的白莲教起义、清代的太平天国起义等,但这些起义并不是宗教在与国家政权相抗衡,而是政治和社会势力借助于宗教名义起事。
    四、宗教具有较强的宽容性,彼此之间有一定的融合
    中国社会对各种不同的宗教信仰,包括对外来宗教,历来都比较宽容。各宗教之间也比较宽容,能够容忍其他宗教及内部分支教派存在,相互和平共处乃至相互学习,不像有的国家宗教那样具有强烈的独占性和排他性,如中世纪西方天主教,对一切“异端”都要赶尽杀绝。人们常说的佛道不分,一个人可以拜佛教的各种神灵,同时不妨碍拜道教的各种神灵,虽然就西方人的眼光来看是缺乏“坚定的信仰”,但这却恰恰反映了中国传统宗教相互宽容的特性。由于这种特性,历史上中国各宗教之间没有流血冲突,更没有西方宗教史上诸如“十字军东征”那样残酷的长期的宗教战争。中国宗教这一特点,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儒学影响有关。儒学在其未来意义上较少神秘性,较为理性化。“子不语怪力乱神”,“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未能事人、焉能事鬼”,都体现一种敬鬼神而远之、存而不论的态度。中国传统文化又具有重和谐和多元开放的理念,“君子和而不同”,“天下一致而百虑,同归而殊途”,敢于兼收并蓄,从而使外来的宗教一旦进入中国,便开始中国化的进程。佛教的中国化是最为成功的例子。明代伊斯兰教的学者们用儒学的思想来诠释伊斯兰教的教义,使伊斯兰教的中国化显得更为自觉。天主教传入我国之后几度中断,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自持其优势而不能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明代后期以利玛窦为代表的传教士采取了允许教徒“敬天祭祖”而与中国传统文化相适应的传教路线,天主教在中国一度发展到数十万人。但17世纪末罗马教皇强令教徒拒绝中国传统礼仪,严禁中国教徒祭祖、祭孔,形成了“礼仪之争”。当时清廷百般解释,“拜孔子,敬其为人师范,并非祈福佑聪明爵禄而拜也;祭祖祭先,出于亲爱之仁,依儒礼亦无求佑之说,惟尽孝思之念而已”,也就是说明儒学并不具有宗教性质。而罗马教皇坚决不允,终至本来对天主教颇有好感的康熙皇帝斥其为“屋外之人断屋内之事”,下令禁教,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再度中断,直到近代才伴随着帝国主义的炮火又传进来。1939年罗马教廷终于不得不取消禁止中国教徒祭祖祭礼的命令。由此可以看出,外来宗教想在中国立足,必须同中国传统文化兼容。也正因为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染,才会逐步去除其强烈的排他性,不同程度具有了“温柔敦厚”的中国特点。
    五、宗教重视现世人生,具有较强的现实性
    在中国历史上,虽然有的宗教屡屡受到统治者的推崇,但宗教从来没有成为国家主导意识形态。占据主导地位的一直是人文学派儒学。在中国传统文化人文精神熏陶下,中国的宗教影响与世界上许多国家比相对较弱,神秘主义的东西相对较少,且具有较多的现实品格。民间多数人崇拜神灵,主要不是为了达到彼岸世界和求得精神解脱,不大去考虑死后的永生以及历史、宇宙终结一类的问题,而是为了求得神灵护佑解决民生的实际问题,诸如消灾免祸,治病驱邪,人丁兴旺,乃至科举升迁。政治家和思想家之所以看重宗教,也是由于看到宗教具有推进道德教化和稳定社会秩序的作用,即所谓的“神道设教”。清廷推崇黄教,而乾隆皇帝自已明说,“佛本无生,何来转世”,他所以设计“金瓶掣签”等一套活佛转世办法,实为借助宗教维持边疆地区的社会政治稳定。这样使得中国人信仰宗教一般不狂热,宗教也都显示出重现实的特点。比如佛教,在印度带有非常浓厚的悲观厌世色彩,否定现实人生的真实和价值,要人们抛弃尘世生活,在涅磐的境界中获得解脱。但以禅宗为代表的中国佛教,用现实主义精神充实和改造佛教,主张佛性自有,不从外求,就事修行,即俗证真,不离人伦日用而修行,也就是主张在现实生活中求解脱,从而形成了人间佛教的传统。道教重个体养生,重视生命的自我保护,它的成仙目标正是要把现实人生的幸福延长到永恒。基督教和天主教具有浓厚的西方传统色彩,但在中国人们信仰基督教和天主教,很多也是为了获得现实的幸福,这实际上也是中国传统文化隐性发生作用的结果。
    六、中国共产党关于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
    新中国建立后的宗教“三自”:自治、自养、自传,独立自主自办基督教事业。
党对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概括起来有以下10个方面:
    1、宗教有其发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在社会主义社会将长期存在,不能用行政力量去消除宗教,也不能用行政力量去发展宗教。
    2、宗教信仰自由受国家宪法保护,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
    3、要宣传无神论,但不能把有神论和无神论的区别等同于政治上的对立,要坚持政治上团结合作,信仰上互相尊重。
    4、国家依法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和宗教界的合法权益,制止和打击利用宗教进行的违法犯罪活动。
    5、我国宗教方面的矛盾主要是人民内部矛盾,但在一定条件下也可能出现对抗性的问题,要严格区别,妥善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
    6、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在平等的基础上开展宗教对外友好交往,抵御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不允许境外任何组织、团体和个人干预我国宗教事务。
    7、爱国宗教团体是党和政府联系信教群众的桥梁,要支持他们加强自身建设,自主开展活动,充分发挥作用。
    8、爱国宗教界人士是团结信教群众,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力量,要有计划、有组织地培养爱国宗教教职人员队伍。
    9、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要树立公民意识,把爱国与爱教结合起来,在国家法律和政策范围内进行活动。
    10、所有宗教团体和宗教界人士都必须维护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                        (作者系罗山县政协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