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理论政策
树立责任意识引领企业风尚
发布时间:2011-8-1 21:05:03
    在社会学与经济学领域,基于市场机制实现的初次分配被称为“第一次分配”;基于税收的政府调节而进行的收入分配被称为“第二次分配”;个人或企业出于自愿,在习惯与道德的影响下把支配收入的一部分捐赠出去,则被称为“第三次分配”。由于“第三次分配”是人们自觉自愿的捐赠,它在促进社会协调发展,进一步均衡收入分配格局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是市场调节和政府调节无法比拟的。
    最近,我们就光彩事业系列工程在罗山实施情况以及民营企业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和慈善行动情况进行了调查。据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光彩事业系列工程开展以来,全县参与社会公益和慈善事业的民营企业累计捐赠和出资100万元以上的有10多家,10万元以上的有70余家,共投入金额达3000余万元。有150余所中小学得到资助,有20余所敬老院受到扶助,有千余名困难学生得以完成学业,有900余名五保老人得到生活帮助,为8000多名社会弱势群体解了燃眉之急。民营企业家还积极服从支持全县大局,踊跃参加新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村村通工程、营造光彩公益林、灾后重建、大病救助、帮助残疾人、社会文化、体育、学生读书等公益活动。从2006年以来,捐赠救助呈逐年上升趋势,特别是汶川地震发生后,我县民营企业主动救援、慷慨捐赠,先后捐款达90多万元。我们欣喜的发现,先富起来的民营企业家作为新的社会阶层,其自身的境界正在提升,他们自觉把个人价值统一于社会价值之中,在创造社会价值过程中实现个人价值最大化。民营企业家们通过光彩事业系列工程和“三帮一”新农村建设等途径,积极参与公益和慈善行动,筹集了一批宝贵的资金专门用于扶贫济困,起到了替困难群众解难,为和谐社会添彩的重要作用,展示了新一代企业家崭新的时代风貌。因此,高度评价这种善举是应该而且是必要的。同时,在调查中我们也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有人认为,不少老板来路不明,钱来的不正,第一桶金来得不干净;也有人认为他们钱多了,拿出来帮助贫苦人是应该的,有啥值得宣传的;还有人认为,是政策让他们富的,没有好政策,他们有啥本事。这些人没有看到企业家为创业、经营和发展所付出的艰辛及才智。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一些企业主谙熟赚钱之道,不知帮助乡亲,落得为富不仁的骂名。
    由此种种,引发笔者的一些思考,特提出以下命题与读者探讨。
    一、社会慈善不属企业的法定责任
    在社会上讨论企业公民问题时,人们更多地关注企业的社会责任,甚至把企业公民等同于企业社会责任。其实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公民并不相同,企业社会责任是内含于企业公民中的一个范畴。企业公民,是指在一个国家进行正式注册登记,根据法律享有企业权利并承担企业责任和义务的法人。如同公民具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一样,企业公民也具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企业公民的权利就是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企业享有的财产权利、生产经营权利、法律保护权利等。只有这些权利受到有效保护,企业才能进行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才能为社会创造财富。企业公民的义务就是企业社会责任,主要包含四项内容。第一,经济责任。企业是主观为自己、客观为社会生产财富的经济组织,因此其最重要的社会责任之一便是经济责任,即创造财富,把企业做大做强。一个企业在发展困难甚至濒临破产的情况下,最大的任务是努力摆脱困境、避免垮掉。如果这个时候企业为了“面子”而搞捐赠,并不是真正的履行社会责任的表现。第二,法律责任。企业肩负着诚信守法的责任。企业的法律责任涉及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等多个方面。第三,自然环境责任。企业有“四大股东”:自然资源、投资人、劳动者和社会。因此也必须进行“四大回报”,回报自然资源,保护生态资源,回报投资人,回报劳动者,回报社会。第四,人本、伦理和道德责任。担负这一责任,要求企业公民要付给劳动者合理的劳动报酬,关爱劳动者的生命安全、健康和福利;要求企业同情社会“弱者”,积极参加公益活动,回馈社会。正如原中央统战部刘延东部长所指出的:民营企业特别要做到四点,报效国家、服务社会、关爱员工、保护环境,通过这样做来实现更高的追求,体现应有的价值,创建真正光彩的人生。
    这就是说,企业公民的责任包含经济、法律、道德等多方面社会责任的一个体系,而慈善并非属于企业的具体法定责任,而是企业融入社会中自发和自愿承担的责任。在社会评价企业的时候,往往把这个企业自愿承担的责任放在最顶端,这是相当苛刻的。一个企业如果在本职工作之外有余力、有能力做慈善,那么它一定是个可堪信任的企业,在此基础上的慈善捐赠理应受到社会的赞誉。
    二、企业家回报社会的示范意义
    作为经济发展的推进器,企业无疑要以追求利润为目标;而作为社会的一个组成单元,参与共建和谐,企业责无旁贷。有的人富了之后,通过奢侈品消费在外表形态上获得某种标志性满足;而有的人富了之后,则始终把养育自己成人的乡亲和培育自己成才的家乡记在心间,用实际行动回报社会。这后一种做法就使我们看到了一种示范意义。企业家回报社会,既利人又利己。企业来源于社会,发展也离不开社会。通过参加各种社会公益及慈善行动反哺社会,拉动消费,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保障;企业主回报社会,不仅帮一批困难群众解了急困,还能将受惠的范围不断扩大、使感恩的火种生生不息,促进小康社会的整体进程;企业家回报社会,在与困难群众的面对面接触中,可增进相互理解,消除感情隔阂,促进社会和谐。企业家回报社会,可以树立道德标杆,引领社会风尚。公平的教育机会,充分的社会就业,合理的收入分配等民生问题的解决,单靠政府力量还不够,需要动员社会力量,企业家的慈心善行必将在传递过程中产生积极效应,带来全社会的关爱之风。
    三、推动公益事业慈善行动尚需培育良好的环境
    解决民生问题要首先着眼于困难群体。尽管民营企业家群体已经行动起来,扶助贫困农民、下岗职工,以各种方式支援新农村建设。但这些善举仅有发自内心的感恩、善念、奉献意识和成就感,靠个人的修行和信仰来支撑。要形成一种普遍的共识,还需要多方面的努力,培育良好的社会环境土壤。一是积极引导,鼓励参与。让企业家们懂得,主动、积极参加慈善、捐助和志愿活动,帮助了别人,还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快乐,成为提高生活质量和人生境界的新天地。帮助和教育民营企业家“富而思源、富而思进”,在经营好自己企业的同时,对社会、国家多一份责任,对社会公益多一份关注和爱心,鼓励更多的企业参与到社会公益事业中来。与此同时,要尽力消解社会上存在的“仇富”心理,社会捐助不是劫富济贫,尤其是在社会经济管理秩序逐步规范以后,企业财富都是从心血汗水智慧中来,受扶助群体当存敬意,政府和社会应给予宣传和激赏,保护和支持他们从事慈善的积极性。二是要搭建平台,完善机制。人们总是习惯或喜欢在道德层面,用“爱的奉献”、用心灵美或传统美德来评价慈善义举,其实还应从法律和制度层面来理解推动,有些慈善是一念之为,一次性行动也就完事大吉。这就需要我们搭建一个平台,让企业家之间、企业家与社会之间相互沟通,使这种善举长期化、制度化。还要让企业家知道为什么捐赠、怎样捐赠、捐给谁、怎样管理和使用,让扶助群体和受助群体有一个良好的互动。当前,国家在慈善税收等法律政策上还亟待完善,地方政府也应拿出可操作的鼓励企业捐赠的办法来,通过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构建合理的运行机制,使企业家回报社会成为一种自觉的集体行动。三是示范带动,使之成风。由于企业家是社会精英,他们的行为对社会有一定的示范作用,因此要让他们认识和发挥这个作用,引领良好社会风尚的形成,主动投身社会公益事业,以带动千百万人的参与。当我们组织发动了普通民众的小额捐赠和志愿参与来推动我们的慈善事业,那就形成不尽源头,涓涓细流汇成江河,公益和慈善事业前景更加广阔,社会也更加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