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民族宗教
一位草根人物的慈善情怀
发布时间:2011-8-1 20:42:57

   48岁的梁其亮在他的家乡罗山县是一位知名度颇高的人物。他的美誉,不仅仅来自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的骄人造诣,更由于他乐施好善、扶危济困的优秀品格。长期以来,这位罗山县政协委员、县工商联常委,一直把帮助他人作为自觉习惯。无论是熟识的乡亲,还是素昧平生的路人,只要有难处,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尽力施以援手。特别是2007年县工商联发起民营企业“千企帮千村”的号召以来,他更是以空前的执情投身慈善事业。从他的身上,我们既能看到中华民族助人为乐的传统美德,又能感悟到一位乡村草根人物的慈善情结。
                                       乐善如流       涓涓不绝 
  20世纪九十年代第一个春节前夕,在外地带一帮人承建工程的梁其亮回家过年。小有盈余的梁其亮并没有欣欣然、飘飘然,他低调而沉稳。一天,他突然走进村支书家,拿出几千元钱,不好意思地恳求支书说:“我挣了一点小钱,看到乡亲们还很困难,我过意不去,请您帮我选三几十户最困难人家,每个家给一百、二百元吧。”
  这突然而至的情况叫支书手足无措,他的人生经历里还没有这样的纪录,他简直犯傻了好半天,还是回不过神来。当时的情况是,200元钱能置办不少年货呢。
  几天后,朱堂乡刘湾人声鼎沸,议论纷纷。有感激的,有不解的,甚至也有不无恶意的胡乱猜测的。但梁其亮置之度外,这一桩好事做成了,他无法形容地欣慰。
  春节过后,梁其亮正准备动身外出打工挣钱时,听说本村梁某的父亲去世了,立即前去慰问,然而看到了万分悲酸的一幕:因为贫穷,梁某连安葬父亲的能力都没有,正在抱头痛哭不止。梁其亮二话没说,立即回家拿出准备外出的路费1700元钱交给梁某,梁某感激得连连磕头。
  象立下了规矩一般,从此,每年春节,只要梁其亮挣得一点盈余,他都在家乡进行春节慰问,不同的只是根据手头宽裕程度,拿出的钱物多寡而已。
  其实,当时,梁其亮也没有三头六臂,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更不可能去大发其财。他只不过是以自己的聪明、勤劳和坚韧挣得比别人稍多而已。
  但乐善好施的雪球却越滚越大,劲头也越来越足,呈一发而不可收拾之势。20余年,梁其亮捐出的善款多达30万元。30万元,对于今天富豪榜单上的富豪们来说,九牛一毛,对梁其亮来说,该需要多强大的精神与信念支撑!因为,他只不过比普通大众稍稍宽裕一点而已。
    从梁其亮丰富的人生行善编年史上,我们不妨再撷录一二。
    1994年夏,郑州街头,梁其亮看见一男子哭天抢地,原来是其来郑州为老母亲送的3000元住院费被偷,一直以孝子自励的梁其亮,被眼前这位可怜又可敬的孝子深深感动,他情不自禁把那名男子带到医院,撂下2000元钱掉头而去。
    2003年秋,五保老人梁发之因病住院,2000多元的住院费使得梁发之夫妇愁眉不展,简直出不了院。梁其亮听说后,立即赶往医院结清费用,院方不明就理,把梁其亮误认为是老夫妇的后人呢。
    2004年春,罗山县灵山脚下,夜晚七点钟的暮色中,两位老妇人在焦急地徘徊。原来是从郑州赶来灵山旅游、降香的两位老人,耽误了返回的班车。梁其亮知道原委后,对他们说:“我送你们去信阳坐火车。”两位老人先是惊喜,继而惊疑,情绪十分复杂地打量着梁其亮,看他不象坏人,便犹犹豫豫地上了梁其亮的车。到了信阳一看,离最早的火车也还有4个小时。想到两位老人要在疲惫中苦等,梁其亮心里一阵难过,他决心好事做到底,便开车直奔郑州。
……
                                            爱意绵绵       其来有自
    梁其亮时常用再普通不过的乡音村语作内心独白:“我就是喜欢作善事,作善事我心里舒服,不作善事我心里过不得。”
    其言如斯,其行更如斯。
    我们常说行动背后必有精神支撑。梁其亮乐善好施不可能属于机械的条件反射,从他人生的成长史里不会找不到明确的注脚。
梁其亮的童年是在贫困中度过的。兄弟姊妹一大群,靠父母两人挣工分糊口是一件艰难得不能再艰难的任务。如此一幕永远烙入梁其亮心灵深处:因为无钱买盐,梁家已两天没吃盐了,收回的白杆菜也无法淹泡。老支书看到了这辛酸的一幕,掏出一大把零散角票共3元钱,让梁其亮全家结束了两天没盐的日子。当时,梁其亮泪眼婆娑,哽咽地在心底不停念叨:我一定要报恩!有一定文化的父亲咬牙支持他读完初中,上高中时,因为凑不齐4元钱的学费,梁其亮含泪放弃了高中生涯,回到生产队里挣工分。
    梁其亮的父亲是一个易经迷。小时候梁其亮经常看见父亲在煤油灯下无数遍地翻阅发黄的线装《易经》。父亲对他的教育也无不浸润着传统文化的汁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些格言名句,梁其亮铭刻在心。
    或许是遗传基因的作用吧,小小的梁其亮也对父亲那发黄的线装书由喜欢而到痴迷了,10岁时,他便把天干、地支、六十四卦背得滚瓜乱熟了。
    传统文化中“善”的精髓引导着他。1974年到1976年,他利用上学的间隙为本村的一对魏姓夫妇五保老人整整担了三年水,直到老人告别人世。也许,这就是梁其亮此后漫漫人生乐善好施的处女作?
对《易经》的痴迷和深入研究,使梁其亮现在拥有中国灵山易经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的头衔,也使他在人生的道路上更理性、更平和,同时也更富热情。奥赜无穷的《易经》理论给了他智慧,也给了他帮助别人的本领,仿佛为他打开了又一扇宽广的乐善好施的大门。
                                             志在高远       放眼无量
    最近,梁其亮做成了一件造福乡里的“大事业”。他利用自己天南海北的人缘优势,化缘般地从各方争取到了100多万元善款,自己再凑了一小部分,在朱堂乡刘湾村为全村村民安装了自来水,并修筑了10多公里的乡村水泥路和2座桥,每个自然村都顾及到,是名副其实的“户户通”。刘湾村作为山区向丘陵的过渡地带,交通设施差是天然的短板,也是村民们致富奔小康的拦路虎。看着这平坦、光洁的水泥路,象玉带似地连着家家户户,村民们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这春光烂熳的时节,刘湾村简直是人间仙境!
    乐善好施的同时,也促使梁其亮作深入地思考。“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输血不如造血”,就广大村民来说,临时的救济只能缓解其困难,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贫困。应该找到一条路子,使乡亲们象高速路上的“奔驰”一样,沿着富裕幸福的康庄大道一路奔驰。
    朱堂乡是著名的茶乡,所产的信阳毛尖名扬四海。由于分散采摘、经营,种茶、制茶工艺落后,茶产业带给茶农们的财富并不理想,还有巨大的潜力可挖。梁其亮看准了这一点,带头响应政府号召,穿针引线地发动广大茶农,成立“罗山县金林农产品合作社”,使5000余名茶叶种植、销售会员们信息共享、技术共享、利益共享。并解决了200余名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随着合作社效益的显现,在不长的时间里,规模化的种植、管理、经营,一定使茶农们的收入不断跨越新台阶。
    梁其亮又多了一个“罗山县金林农产品合作社”理事长的头衔,但他心里明白,自己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草根人物,一个他最喜欢的乐善好施的最自由角色。
    这个角色使他信心满满地看到了村民们希望的明天和无比美好的未来。